温州 ·

鹿城破解广场舞扰民难题

2014年03月18日 09:21:29 来源:浙江日报

松台广场上大妈的舞姿与对面的新国光大厦。

  武汉大妈遭泼粪、北京有人鸣枪放藏獒,广场大妈舞带来的噪声引来扰民纷争。

  参加群众文化活动妨碍了谁?你的健康为什么要建立在我的烦恼之上?大妈与居民各执一词。

  在温州市鹿城区松台广场,广场大妈与一路之隔的新国光大厦住户之间因噪音问题几度冲突,纷争升级。就在矛盾白热化的当口,今年1月,鹿城区决心出手管管广场大妈舞。

  近两个月来,政府主导的多部门联合执法作为他律,民间团体通过公约、倡议进行自律,两个层面同时发力,让投诉量明显下降,一条广场大妈舞“你健康我快乐”的现实路径被初步绘制。

  管不管?

  广场舞扰民 矛盾激增

  在新国光大厦业主委员会的办公室里,记者看到了一套还没拆封的新音响设备。“放这里就跟‘定时炸弹’一样。”业主委员会负责人项瑞平苦笑着说。

  新国光大厦有507名住户,与松台广场仅隔一条信河街。每天在广场活动的大妈队伍约有40多支。

  “早上6时多就听见口令了,中午有人搭扬声器唱歌,晚上五六个喇叭作响。”项瑞平和邻居们的生活,渐渐不胜其扰。“从去年下半年开始,我们业委会不得不多次到对面广场去投诉、协商,公园管理所、街道、派出所都去过,可事情没彻底解决。”

  去年底,200多名业主拉着横幅走到松台广场,和中午在这里唱歌的一支队伍“对”上了。

  “我们唱歌犯什么法?”“中午1点多睡什么觉?”几次冲突下来,几个年轻业主一气之下,花十几万元买来了一组音响,决定“以噪音抗噪音”。这一事件见诸当地媒体后,鹿城区迅速采取了措施。

  鹿城区由区委宣传部牵头,公布了24小时投诉电话,接受关于广场舞的相关投诉。公安、环保、城管执法、文化及各属地街道组成了联合执法队伍,对广场舞噪音进行打击。

  同时,以松台广场为典型,鹿城区多次征询广场大妈和新国光大厦居民双方意见,几度协商修改,拟就了《鹿城广场文化活动公约》蓝本,通过96个群众文艺团体发起倡议并向社会公布,以求提出一个标准明确、可操作性强的管理范本。

  谁来管?

  多部门执法 于法有据

  65岁的庞海清家住南汇街道天鹅社区。天鹅健身苑是她和队友十几年来每天跳舞晨练的地方。

  鹿城区委宣传部文化科科长柯胡斌早上6时40分再次来到了健身苑。之前他曾接到两次关于这里噪声扰民的电话投诉。柯胡斌曾反馈给社区,希望能够提醒大妈们。

  6时40分左右,有大妈陆续在小公园热身。到了7时,庞海清才把小录音机打开,站在音源3米开外,能感受到音量的确很小。大妈队伍渐渐壮大,后排听不清了,才有人上前把音量调大一点。

  根据多次摸底调查,居民投诉主要集中在时间和伴奏音量两方面,《鹿城广场文化活动公约》明确进行了约定。

  “有音乐伴奏的广场文化活动应在每天7时至12时,14时到21时之间开展。”这是多次征集居民和广场大妈意见得来的。音量则严格按照法律规定。“音乐声源处音量值不得超过85分贝。在距离音乐声源最近的噪声敏感建筑物处,白天音乐平均音量不得超过60分贝,夜间不得超过45分贝。”

  根据《环保法》规定,县级以上地方政府有权划定本区域内各类声环境质量标准的适用区域,并进行管理。去年7月24日温州市环保局调整温州市区声环境功能区划分,并于今年1月1日起执行。其中Ⅰ类区域为居民住宅等区域,规定白天噪声不超过55分贝,夜里噪声不超过45分贝。

  鹿城区成立了广场文化活动综合管理协调领导小组,成员单位包括区委宣传部、文明办、公安分局、城管与执法局、环保局、文广新局、体育局、公园管理处等。其中,区公安分局根据《治安管理处罚法》,依法负责管理查处广场活动的违法行为,区环保局则负责对噪声污染监测取证。“目前的模式,基本是宣传部文化科牵头受理投诉、环保取证、公安执法、城管日常管理相配合。”

  柯胡斌所在科室的电话也24小时受理投诉。“1月底每天平均能接到七八个投诉电话,现在每天大约1个,投诉量明显下降。”

  自己管?

  团队化管理 凸显自律

  松台广场上,温州市健身舞协会主席潘永钗领舞着一支队伍,200多位大妈随着节拍律动,舞姿极富感染力。

  “我们原先是早上6时48分开始热身操,但住户有投诉,现在是等到7时后才打开音响。”潘永钗领舞的70多支团队分布在温州全市,在全市健身舞大赛筹备会上,她把《公约》向大家宣传。

  第一个被投诉的是松台广场上的一支广播操团队,他们早上6时多开始用两只高音喇叭喊节拍。协商后,这一200余人的团队已离开松台广场,转战到了离居民区更远的九山公园广场。

  当前,鹿城区正在发动街镇对全区近900支群众文体活动团体进行登记备案。在下发的《登记表》上,最为核心的内容是广场活动团队负责人及联系方式。以往执法时,广场大妈一方面认为“法不责众”,一方面相互推脱责任,但通过登记后,负责提供、掌握音响的人被视为实际负责人。

  如果团队发生噪声扰民引起投诉,相关部门可约谈负责人。若没有改进,团队还将进入“黑名单”,成为各部门联合执法的重点对象。而音响作为违法设备,可能会被暂扣。

  郑稚威至今已是第三次被约谈。他就是松台广场用扬声器唱歌的那支团队的实际组织者。1月25日第一次被约谈后,他把演唱时间从下午1时40分改到了2时。而第二次约谈,柯胡斌是要跟他商量,能否寻找距离居民区更远一点的活动场所。第三次约谈,是他把团队核心成员带到了宣传部,表示按照《公约》严格控制音量,并说,“如果我们违约,就去相关部门帮助选定的更远地点活动。”

  同时,鹿城区筹备成立区群众文体团队联合会,拟在月底挂牌。鹿城区委宣传部有关人员表示,公共设施规划滞后客观造成了文化活动场地缺乏。在不扰民的情况下,广场大妈健身休闲的正当诉求应该得到满足。“给大妈找个娘家,也希望通过自律,她们能真正在广场活动中获得健康,获得快乐。”

包璇漪 朱珊超 

[编辑: 金晶]
(本文来源:浙江日报)
关键词:广场 大妈 投诉
转发到:温网微博
 

广告刊例网站简介服务条款版权声明隐私保护网站地图信息合作诚聘英才联系方法温网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