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州 ·

周跃南:替牺牲战友尽孝27年

2014年03月11日 10:46:27 来源:浙江日报

周跃南和陈母在院子里聊天。卿仑摄

  3月14日一早,温州瓯海公安分局民警周跃南将前一天买好的两大袋食物放上车,又一次驱车前往40多公里外的鹿城区双潮乡利八坑村。山路多弯道,周跃南驾轻就熟,直上500多米高的山顶。

  这条山路,周跃南走了27年,只为看望已故战友陈云生的父母。

  周跃南今年54岁,26岁那年参加过对越自卫反击战。岁月的痕迹早已爬上额鬓,昔日的小伙如今已当了爷爷。但他兑现着曾经的承诺,几十年来替牺牲战友尽孝,那颗炙热的心未曾改变。

  比亲儿子还亲

  自2008年战友陈云生的父亲陈周兴去世后,只剩陈母温善妺一人住在山顶。

  车子在山顶停下。记者环顾四周,只见一个孤零零的破旧屋子;周围数里,不见其他村舍。周跃南介绍说,其他村民全搬下山了,就剩陈母一人住在山上。

  “妈,今天来帮修抽水马桶。”周跃南早已习惯称80岁的陈母为“妈”。一进门,周跃南习惯地打开冰箱,把买来的鲜肉、蔬菜、咸鱼、虾米放进,再把大米、酱油、味精搁到厨房。每月送来生活必需品,周跃南清楚家里缺什么。

  随后,周跃南钻进卫生间。几分钟后,他一脸轻松对陈母说:“妈,马桶修好了。”

  母子俩在院子里聊起了天。“妈,旁边的老房子,没事不要进去了,万一被掉下的东西伤到就麻烦了。”“下雨后出门要小心,路太滑。”“昨天太阳好,被子晒了吗?”对每个生活细节,周跃南向陈母细细叮咛。

  陈母告诉记者,“阿南”每月都会带上一大堆东西来看她,一周一个电话,年底还跟10多个战友一起给她送年货。“真的比亲儿子还好。”陈母说。

  老人家突然想起一件旧事:“那年他女儿盼盼结婚,都没有叫我,这回外孙女周岁了也不叫我,真是气人啊。”周跃南赶忙解释:“那是怕您腿脚不方便,又要破费包红包。回头把外孙女带来,让您瞧个够。”院子里,回荡着其乐融融的笑声。

  27年的坚持

  周跃南和陈家的缘分要追溯到1985年。

  1985年初,当时在某部服役的排长周跃南,和另外10名瓯海籍战友一起,被派到云南前线参加对越自卫反击战。奔赴战场的11名瓯海小伙子中,最小的22岁,周跃南最大,26岁,是唯一结了婚的。在一个团当兵,几个老乡感情甚笃。

  战争的残酷人人皆知。能否平安归来,一群年轻人心里没底。临行前,每人都写了遗书,他们约定:不管谁倒下,其余人都要帮助赡养他的双亲。

  1985年2月11日,在一次争夺高地的战斗中,瓯海籍士兵陈云生受命为部队开辟通道。周跃南回忆,当时陈云生冲出战壕,用爆破管引爆周围的地雷。没走多远,一个炮弹飞来,陈云生壮烈牺牲,时年24岁。

  面对战友牺牲,周跃南强忍悲痛,在战场上待了187天。

  11名温州瓯海籍战友中,除陈云生牺牲,虞尚义、周跃南、林金明等人分别立功。周跃南说,当他们戴上鲜花登台的一刻,心情如此复杂:因为奖章是战友们一起用鲜血换来的。

  1985年冬,周跃南退伍回乡,第一件事就是约上两位战友,徒步登山3小时找到陈云生家。当时,两位年近花甲的老人陈周兴、温善妺,住在一间破旧简陋的房里。

  “虽然云生走了,但我们还在。以后,我们都是你的云生!”一群战友认云生父母为“亲爹亲妈”。临下山时,周跃南等人分别给老人送了200元钱。提起往事,陈妈感动不已:“200元钱现在看来不算什么,可那是孩子们的一番心意。当时一个月工资才三四十元啊!”

  一生的承诺

  起初几年,两位老人身体尚好,每日相伴劳作。周跃南和几名战友每逢“八一”前后、年底,都要上山给老人带去生活物品。

  周跃南心细,总是察觉到老人家里缺什么,就添置什么。2004年夏,周跃南和7位战友给老人买去席子、蚊帐、蚊香等夏令用品,还送去一台21英寸的彩电,丰富老人的晚年生活。

  2008年3月,80岁的陈云生父亲陈周兴病故,周跃南请假3天当起“孝子”,帮着料理后事。周跃南几次劝说陈母下山,并联系好一家养老院。但陈母恋旧,不愿搬下山。

  老人居住的房子年久失修、屋檐穿漏,周跃南筹资3万余元,修建了一间两层的房子。

  为方便联系,周跃南还给独居髙山的陈母买了一部手机,老人不会用,周跃南就教她如何接听,每隔几天就打一次,问寒问暖。

  2009年的一天,周跃南上山探望,看到陈母手上肿了一大块。老人把手往身后一缩:“没事,过几天就好了。”原来,陈母在劈柴时,刀刃滑到手背上,切开足有三四公分。周跃南看得心疼,忙从车上拿出皮手套,让陈母戴上。第二天,又买来消炎药、绷带和药膏送上山,才放心离去。

  此后,陈母的安全更让周跃南牵挂了,他每周至少打一个电话问平安。去年11月,周跃南给陈母打电话,一直没人接听。“不会出事吧?”周跃南着急了,立即往山上赶。看到陈母在炉边烧菜,才发现虚惊一场,原来是老人的手机没放在身边。

  我们下山时,陈母要拿鸡蛋给周跃南。“留着自己吃吧!”周跃南赶紧往车上钻。回来的路上,周跃南说:“每次离开,看到妈一个人孤零零地目送,我总有心酸的感觉。只要我还活着,就一定会替云生照顾好她。”

  记者手记

  此情长留人间

  跟随老兵周跃南上山采访,聊得最多的是战争。

  周跃南记得和瓯海籍战友在战场上呆的187天。每天,他都写日记,日记本至今保存在驻杭某部的陈列馆里。

  周跃南的女儿小名叫“盼盼”,那是在战场上战友们一起给取的。在战场上,周跃南收到家书,得知怀孕的妻子生了个女儿。于是,周跃南让排里40多名战友一起为女儿起名。周跃南最喜欢“盼盼”,因为里面有“爸爸盼着早日见到女儿,女儿盼着爸爸早日归来”这两层意思。

  战争是残酷的,在战火中结下的战友情却无比深厚。那年,电影《集结号》感动了很多人。电影描述的就是这样一种战友情。他说:“我当年看这部电影时,眼泪一直没止住,为同死同归的战友情谊感动。”

  周跃南为已故战友照顾父母,不仅是为了一个承诺,也是在用行动怀念战友。

  周跃南说,他愿意接受采访,不是想宣扬,而是希望大家记住烈士。“不能忘了他们,真的!”他说。

(记者 徐齐 通讯员 黄松光 柯卫升) 

(本文来源:浙江日报)
关键词:道德模范
转发到:温网微博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温州网立场。

 

广告刊例网站简介服务条款版权声明隐私保护网站地图信息合作诚聘英才联系方法温网律师